莫能言之

坚持产出是一种甜美的折磨
B站账号 莫能言之,同人文的概念视频,德云社混剪和一些相声录音录像
微博账号 莫能言之,被屏蔽的文可以去那里找

一百万亿周九良 章八( 四 )邪火

视频:一百万一周九良

黑龙江德云社基本已经成了五队的主场,经理于总说每次五队来这里演出,效果都异常火爆,大家听着开心,心里明白于总应该跟每一支队伍都是这么说的,五队虽然每次来黑龙江驻扎的时候都别出心裁排各种新颖别致的相声剧什么的,但是张鹤伦领衔的六队也是实力不容小觑的,年轻一辈演员中创新能力能和烧饼曹鹤阳匹敌的,张鹤伦绝对是当仁不让。


今年端午节是6月8号, 五队再次来黑龙江德云社驻扎,孟鹤堂、曹鹤阳、侯鹤廉、周九良、刘九儒、孙九芳、孙九香、王筱阁一起奉献了端午特别节目《以讹传讹》。可惜的是烧饼这次没来黑龙江,直到五队结束在黑龙江的演出,烧饼也没来,好在最后一天曹...

一个阿伟死了,无数个张家辉站起来

发布了长文章:一个阿伟死了,无数个张家辉站起来

点击查看

从张家辉演艺生涯的四个阶段,解读影帝是如何炼成的

一百万亿周九良 章八(三)台上和台下

2016年的一件大事就是20周年庆典,师父号召了演艺界的各位朋友汇聚北展,甚至马东都亲自出面做主持人,专场声势浩大比五年前更甚!4月17日当晚的盛典演出,东方卫视也进行了全程直播,纵观相声史,有哪个相声团体能做到德云社这般风光?师父不止一次说过,上海的朋友跟他邀约,什么时候去梅赛德斯那个体育馆开一个相声专场,那可是能容纳一万多人的大场馆,如果能在那里开专场,真可谓是相声史上一个记录。

 

周九良还惦记着当年曹鹤阳跟他们说的“你们俩就是要在上海扬名立万”,但现在他都觉得有点好高骛远了,看看20周年专场的架势,北展剧场前面十几排的那都是文艺界的大腕儿,是这么多年师父一路拼杀攒下来的“...

分享一个小天使的评论,哎呀真是夸到人家心坎里了呢~

一路走来,岳来岳好

恭喜演员岳云鹏

终于有时间捣鼓视频了,关于小岳岳的,选了几首我很喜欢的曲子,估计明天就能上线了,宝贝儿们期待吗?

三打孟三春(三)三条腿的公主

于谦前脚答应退婚倒是干脆,后脚才想起来这回去怎么跟“公主”交代呢,思来想去还是得找郭德纲背这口“锅”,这不郭德纲正在御花园里逗自己的小儿子郭汾阳开心,想着高峰真是给自己出了好主意,让于谦自己去搞定周九良那头倔驴,玩得正开心呢,看见于谦被自己大儿子郭麒麟牵着手从盛放着各色品种莲花的“四映池”边儿上的廊桥走过来了,心想,得,我还是不落消停的,就赶紧吩咐宫娥把小儿子带回皇后那边儿去,一扭头就看到于谦已经笑盈盈地走过来了。

“哟,德纲,这么清闲,在这儿赏花呢?”

“哥哥不也来这儿遛弯儿来了吗?”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顿寒暄,郭麒麟保持得体的微笑,佩服自己两位父皇天天...

居然没人问我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写沙雕文,看来我得自爆了。

就靠13年德云社在央视的那几个笑剧吊命呢现在

年轻人还是要多出去接触社会,不要闷头读网上那些意淫爽文。我虽然是写同人文的,但是对自己的读者的期待一直是理性、成熟的社会人,至少是在成长的、意识到自己将要步入社会的青年。

这样的读者才会鞭策写手成长,拓展更深、更广的领域。

三打孟三春(二)前情

上文说到几个人,“皇帝陛下”,“羲皇”,“王爷”。

其实呢,皇帝和羲皇,都是皇上,但是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有点夫妻分工的意思,皇帝陛下呢,就是郭德纲,下面的人也尊一声“万岁”,羲皇呢,就是于谦,为了和郭德纲区分开,下面的人叫他“陛下”。

朱云峰不是万岁的亲儿子,但也跟万岁一起打江山的,来的年岁甚至比羲皇还早呢,郭德纲和于谦称了帝,有俩皇上就差不多了,不能再有第三个第四个皇上了呀,就封了一批王爷,以前周九良也是三王爷孔云龙带的,后来三王爷受了伤,底下的孩子就交给别人带了,周九良这就跟了朱云峰,但是现在因为周九良常年驻扎在外不怎么回京,基本算是单干了。

去年周九良带兵,张云雷也就是前文说的“...

三打孟三春(一)抗旨

“国师,有一件事儿,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求您给个建议。”

朱云峰站在高峰跟前,紧张得挫手指头。

“我说烧饼啊,”高峰一甩拂尘,细细的羊毛尖差点儿扫到朱云峰面门,逼得他往后一退。

“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儿能让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踟蹰起来了?说出来让我开开眼。”

“嗨,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九良。”

“哟,新晋驸马爷啊,他能有什么难事儿啊?”

“难就难在万岁这道圣旨上,国师,不,哥哥,借一步说话。”

朱云峰把高峰拉到一边,低声耳语一番。

“什么?!”高峰惊得眉毛倒竖,“周九良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哎哟我的哥哥诶,您嚷什么呀!生怕别人不知道呢。”

高峰又一扫拂尘,“照...

整理了一下已经完成的文章,发现自己最近总是写一些苦大仇深的东西,准备挑战一个轻松向的沙雕文,主角是良堂(顺序有意义),副CP有老两口,另外应该会有良堂身边的好友一到两对儿CP,提前声明,不写饼四。

小宝贝儿们有什么想看的?留言告诉我呗~


(虽然不一定会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德云小师弟(三十五-终章)搭手

孟鹤堂万万没想到,最后他还是成了周九良的搭手。

“孟儿,把九良抱起来,咱们走了!“

孟鹤堂至今都还记得那一日师父跟他说的话,就在江昆的地宫大门前,江昆留下了字据,德云社料理周九良的后事,但永远都不能再提及周九良就是江一航的事,江昆也永远不会再找德云社的麻烦。然后郭帮主招呼在一旁愣住的孟鹤堂抱起周九良的尸体打道回府。

孟鹤堂至今都记得,江昆临走前甚至都没再看一眼周九良,他是发自内心地不想承认这个周九良就是江一航的事实。师父算是帮他收拾了一个烂摊子,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重情重义的师父怎么会在这件事上这么精打细算。直到一行人回到天荡山之后。

那已经是那场“大战”之后的半个月了,一行人...

德云小师弟(三十四)字据

李鹤东凭空出现,孔云龙带领着大批武林人士赶到,向众人交代了玉眼宝珠的真相,但略去了江昆和郭德纲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大家默契地没有揭穿江昆当年的阴谋与算计,德云社也仿佛从来没有被江昆领导的“正派”武林人士所排挤,广场上原本的腥风血雨竟然就这样轻飘飘地结束了。

而被困在玄铁阵中的众人,多亏了大家联手搭建了通天梯,才能逐一被救。但是杨九郎的腿因为失血过多且延误了救治的时间,怕是再也无法恢复如初。

将周九良从玄铁阵中背出来的是郭鹤鸣,孟鹤堂跟在他后头托着周九良,亲眼看见周九良原本绕在郭鹤鸣脖颈的手脱力垂了下来,他看见郭鹤鸣正在爬梯子的身形一滞赶紧搭把手牢牢托住了下滑的周九良,郭鹤鸣在前头微微点了下头...

《德云小师弟》已经写完了,完结章马上就要与大家见面。

虽然lofter不太待见武侠类,现实向类的这些吃功夫的文章类型,但是我很幸运,还有一路阅读、评论、点赞的小宝贝儿们,真的让人心头一暖。

小宝贝儿们可能还不知道,但是是你们帮我撑过了很多想要放弃的关口……特别是最近这两个礼拜,我好像又重新找到了写作的乐趣和信心,写起来流畅了许多,很多之前埋的伏笔也终于可以“抖”出来。

现在准备重新整理一下这个系列,把之前两张为爱鼓掌重写,因为我对故事足够有自信,为爱鼓掌确实是为了增强人物感情纽带而写的,但为了更加安全地在其他平台转载,准备重写。

纪念一下自己居然也有完结一篇武侠文的一天,虽然离我的偶像...

好棒,超爱的一张人物摄影,之前被屏蔽了,现在解禁,分享给大家

转载自:胡徕99

德云小师弟(三十三)江一航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的血可以解你的毒嘛?"周九良问闫云达,但是看着的却是玄铁阵外的江昆,江昆眉头紧锁,上下打量着周九良。

周九良一直向前走,直到走到和郭德纲于谦并肩才停下,“在我来之前,有人告诉我,为了和德云社的子母连心蛊相抗衡,”周九良观察众人的反应,除了郭德纲于谦,每个人都是一脸困惑,“江盟主潜心研制了一种霸道的毒药,不过和德云社搭手之间的控制不同,江盟主想要的,是最终的控制,只有你一个人的控制,对不对?”

“那……这跟大师哥的毒有什么关系?”问话的是孟鹤堂,他一脸不解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好像每个人都知道些什么,只有他不知道。

“因为江盟主的毒药只有江盟主的血...

【嘉文共赏】1949年10月2日的一封信

授权转载 微信公众号:新潮沉思录 |ID:xinchaochensi

2019年高考全国二卷有这样一个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1919年,民族危亡之际,中国青年学生掀起了一场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1949年,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新中国青年投身于祖国建设的新征程。1979年,“科学的春天”生机勃勃,莘莘学子胸怀报国之志,汇入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2019年,青春中国凯歌前行,新时代青年奋勇接棒,宣誓“强国有我”。2049年,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青年接续奋斗……

请从下列任务中任选一个,以青年学生当事人的身份完成写作。

①...

德云小师弟(三十二)包围

说回梁城,那一日孔云龙、李云杰、岳云鹏带走陶云圣和郭麒麟之后,李鹤东并没有选择跟他们一起回天荡山,而是留在了谢金身边,并且跟着他回到了兖州。

“为什么你不跟他们一起走?”那一日送别德云社众师兄弟后,谢金精疲力尽,看着身边的李鹤东,形容不出神情。

“那你呢,师父没害死你爹,你爹却是因师父而死的,你抓了他的儿子,不也没有赶尽杀绝嘛?最后还医治了陶云圣。”

“郭帮主绝顶聪明,他派出了自己的儿子,不是他不敢面对我,而是他料到了我要父债子偿,郭麒麟争气没给他老子丢脸…再说我的目的达到了,周九良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也认清了郭德纲的为人,这就够了……那么你呢,你留下来的目的是什么?”

当时李鹤东什么都...

德云社演员关系图(更新)

有一些其实没怎么登过台但也被家谱写进去的演员就没有放上来了。

德云小师弟(三十一)对决

江昆带着众弟子走出兜率宫地宫,来到一处开阔的所在,向南一座三丈高汉白玉砌成的三层圆形平台就是江昆祭拜道家几位天尊的祭坛。

郭德纲于谦为首,两旁依次摆开是座下大弟子闫云达和他的搭手刘喆,张云雷和他的搭手杨九郎,李云天和他的搭手史爱东,还有一些江昆叫不上名字的徒弟。

“嚯,德刚,好大的阵仗,我就说狼子野心是包不住的,现在亲自带着你的徒弟们来篡位了?可惜武林盟主是大家选的,皇上认可的,你想抢是抢不走的。”

郭德纲不屑一顾,“你不过是皇帝老儿在民间的一跳走狗,名号更加响亮而已,若是篡了你的位,你岂不是变成丧家野犬?你我好歹一场旧识,虽然你狼心狗肺,我却不能不念旧情。”

江昆眯起眼睛,他知道地牢...

德云小师弟(三十)六年前

周九良从一阵晕眩中醒来,坐直了才发现左边胸口隐隐发出痛楚,低头一看,赫然插着一把短剑!不敢贸然行动,撕下裤腿紧紧绕过脖子绑好止了血才拔出短剑,握紧拳头再松开,感觉恢复了一些气力,将短剑握在手里后他的意识慢慢回笼,对了,陶阳!

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周九良在门口看到了闭着双眼地陶云圣,“陶阳……阿陶!”可是陶云圣毫无反应,周九良四周嗅了嗅,那股异香已经消散了,但是陶云圣为什么昏迷不醒?还有为什么自己身上插了一把剑?就在此时,紫色帷幔突然向两边撤走,刺眼的光芒照进来,定睛观瞧,竟然是谢金带着人举着火把进来了,周九良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一点点回复,他握紧剑站在陶云圣身前。

“九良!”“周师哥!”

两...

没有体会过那种字数越写越多却越写越偏离最初设想的挣扎和痛苦,不足以谈写作

德云小师弟(二十九)取舍

这边在湖广会馆等候的郭麒麟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谨记着郭帮主的教诲,行走江湖,最忌讳的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当即准备了飞鸽传书说明周九良和李鹤东恐遭不测,要德云社的人收到书信速来梁城的暖玉阁救人。刚把鸽子放飞回到客房,就看到小厮带着一伙人鬼鬼祟祟在房门口张望,便躲在一侧听他们对话,“几位大老爷呐,小的真的没说谎,那位郭公子就是住在这间厢房的,您几位看,柜子里的包袱都还在呢。”

郭麒麟看不出这伙人什么来头,但从穿着来看,是官家的人,心下一凛,还好方才没跟小厮打听什么事儿,不然一准儿被卖了,又听到那伙人说,“王爷吩咐必须得把人请到暖玉阁,人不到,我们都交不了差,现在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没了,你怎么交...

德云小师弟(二十八)中毒

观前注意:本章有轻微陶阳x周九良

郭德纲率领众弟子冲上江昆的兜率宫地宫前七日。

“王爷,郭少主和陶云圣已经进了如是巷。”常年站在谢金身后的护卫那头跟谢金禀报最新的消息,原来谢金独自一人带着护卫那头来了粱城,留剩下的三个护卫呆在顺天府随时照应被困在地牢的李鹤东和周九良。现在谢金就坐在前两天周九良住的那间客房中,那天在暖玉阁伺候过周九良的姑娘跪在床前,正因为吞服了谢金逼她吃下去的药而强忍着百蚁噬骨的折磨。

谢金举起茶杯向身后女子身上扫了一眼,护卫那头心领神会上前几步将女子拎到谢金跟前,听谢金吩咐。

“那天你没有碰到周九良,活没干成,这解药我自然不能给你,但是眼下你有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方才...

押中了一队这礼拜在新街口却没想到高老板不在家…好在还能看到春哥鹤柏也算没浪费票钱…


配图是上个月三宝在滨州专场演出的照片

认命了,我确实是一个不会写甜文的人…甜甜的设定都不行


然后我突然好想写一个东哥x九良x孟哥大三角的文,大概是东/良和良/堂,这行字打下来的瞬间我的故事梗概就想好了,这脑洞简直了……

德云小师弟(二十七)揭穿

却说另一头被何云伟拿了的郭鹤鸣和孟鹤堂。

“所以你真的把珠子还给九良了?”孟鹤堂看着绑在另一根柱子上的郭鹤鸣,声音还是愤懑不平。

“九良你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气,我当时帮你把珠子取出来也是想看看你没了那珠子会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郭鹤鸣原本在闭目养神,听了孟鹤堂的话也没有睁开眼。

孟鹤堂心里一咯噔,知道自己差点把实话说出去,九良和李鹤东是否安全到达顺天府尚未可知,要是江昆这个时候就知道孟鹤堂是假扮的周九良那就前功尽弃了,一时间对自己的鲁莽又气又恼,但是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情又实在好奇的紧,眼珠一转,他想到该怎么问话了,“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那天我晕过去了,怎么知道你趁我昏迷都干了些什么...